花果山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86|回复: 0

开满鲜花的鞋垫 [复制链接]

竹河 实名认证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3-6-24 20:14
  • 签到天数: 58 天

    [LV.5]常住居民I

    发表于 2019-5-9 20:38:15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竹河 于 2019-5-9 20:45 编辑

    开满鲜花的鞋垫

                                            张永青


             去年中秋节,我回家看望母亲。临走的时候,母亲照例拿出山中的苹果柿子,还有一大堆蔬菜,塞满了我汽车的整个后备箱。待我把这些都放好后,母亲又照例拿出两副鞋垫,示意我放在随身包中。


        我接过鞋垫,并没有放在包里,而是拿在手中。这年头,走到哪里,都有空调,冬暖夏凉,谁还要这些个东西呀,垫脚又热,还要晒,还要刷,讲真,我的衣柜里都有一抽屉的鞋垫了……


        母亲站在一旁,絮絮叨叨,大概的意思,是自己这两年已经看不清针脚,这种绒鞋垫,以后让小姨给我做;十字绣鞋垫就交代我弟媳,弟媳还要上班,尽量不要催促她赶工。


        母亲的眼神的确不好了,这几年,她的眼睛逐年看不见东西,我父亲陪她去医院检查,说是白内障,建议手术。母亲不愿意惊扰我们,就选择上半年一次手术,下半年一次。这样在病期,还有一只眼睛可用,就不用耽误儿女的时间了。手术后,母亲的视力大不如从前,每次绣鞋垫,都要父亲帮她把针穿好,把鞋垫凑近眼前,看清楚地方再落针,现在的鞋垫,有地方绒厚实,有地方稀疏,不如过去的舒服了。


        过去,母亲白天上班,晚上就坐在八仙桌旁纳鞋垫。八仙桌中间放一支蜡烛,父亲,姐姐,弟弟,还有我,正好一人一个桌面。父亲会辅导我们的功课批阅作业,我们三个孩子看看书写作业。


        一次,我写作业累了,抬眼,望见母亲,就挤在在我们的黑影中,飞针走线纳鞋垫,有时候她似乎是头皮痒痒,也舍不得放下针,反手用针鼻子在头顶,划拉几下即止,再继续她的针线活,烛光里没有妈妈,她把微弱的光明都留给了我们……


        我的心中突然涌起一股巨大的失望,对我自己的失望——我15岁就外出求学,工作又去了外地,节假日也不一定回家,与母亲相伴甚少。母亲穷放牛出生,但凡村里有什么好看的花样,无论是简单还是复杂,她回家总能照葫芦画瓢,原封不变的重复下来。花开富贵,鹊登梅梢,后来索性就把生活中常见的花朵,全“开”在一双双鞋垫上。我小时候最爱垫母亲做得绒鞋垫了。每次垫之前,都要端详许久,脸上蹭蹭,来回摸摸,好柔软总是舍不得用。


        这个母亲节,我想回家看看,陪着母亲去山下的街上走一走,做一桌妈妈喜欢的饭菜;陪父亲在村边走一走,说一说最近身边发生的事情。


        当然,我要选一双最漂亮的花鞋垫,每走一步,脚下都会有一朵朵鲜花,在一片黑暗中尽情绽放,它们用这世间最平凡的温馨,不断亲吻着我的双足,(尽管它俩又黑又臭)不断地为我祝福。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手机版|花果山下论坛 ( 苏ICP备12051824号 )

    GMT+8, 2019-5-27 07:36 , Processed in 0.057033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