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051|回复: 0

春雨潇潇作品集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无聊
    2014-12-24 08:21
  • 签到天数: 538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9-1-31 22:54:04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侯七爷的1939
    舅爹有一老哥们叫侯七爷,二十二岁时入赘到二道沟,独女妻子又有肺痨,冲喜圆房第三天就撒手西去,不久岳父母也相继去世,就剩他孤身一人。
    侯七爷很会讲古记,背后有深深的一个枪疤,谈起这枪疤侯七爷就后悔,没跟八路走去当小鬼,虽然这枪疤也是鬼子枪打的,但没有名分,要不也不至于落到这地步……
    侯七爷是德兴人,民国十五年生,祖上木匠,原先家境还较殷实,在盐圩卖寿材,燕尾港和洋桥都有门店,侯老七上面都是女孩,侯老七属虎,父亲属猪,侯老七刚出世齁子老父就咽气,不到一周岁就会走路说话,邻居都说他转世投胎时没喝迷魂汤,命硬克亲。
    民国二十八年正月十一这一天,早上空中起了大雾,对面看不见人,早饭过后雾汽褪去,天空灰蒙蒙的,门前的东门河里突然传来机器的轰鸣声,好奇的乡民跑到河边看稀奇,只见装满鬼子的汽艇靠到岸边,一小队鬼子扛着枪正从跳板走上岸来,光听说鬼子要来但没见过鬼子的乡民们吓坏了,纷纷跑回家收拾东西跑散。
    此时侯老七也跟在大人身后跑散,但可怜的小脚老娘跑不动路,只得跪着爬,眼看跑散的人群越走越远 ,拉下的都是小脚妇女老人和小孩,人人脸色惨白,万分恐惧,连大气都不敢喘,只得往荒草地芦苇荡野树林里躲,侯老七不忍心丢下老娘和姐姐,就混在这些人中,鬼子追撵了一阵跑散的乡民,对混乱的人群胡乱打了一阵枪,有一粒飞弹斜插后背贴着皮肉穿过侯老七棉袄,受了伤的侯老七竟然没有痛感,只觉背后一阵麻,鬼子进村后收拾粮食牲畜抬到汽艇上点着一把火扬长而去,躲在荒草地芦苇荡野树林的这些人吓得不敢出来,一直到正月十四晌午才有人悄悄回村打探,却带回村子被烧已无家可归的坏消息。
    跑散的乡人们陆陆续续回来,当看到烧了的村子再也不敢住下去了,此时只得就地安了下来,这块荒地也被乡民们称作鬼撵庄,此后村名就被一直叫下来。
    正月十五元宵节晌午,侯老七老娘和庄邻三婶用粘高粱攥了实心的汤圆,每人吃一个算是一天的饭量,吃完汤圆稍微心安的侯老七此时才感觉自己的后背和棉袄粘在一块,老娘赶紧用剪刀把粘黏的地方铰下一个洞,棉袄上的血早已干涸变黑……随傍晚庄邻三爷从外面带回来坏消息——县城板浦失守,鬼子已进入南城……
    庄主老爷们跟着部队跑了,保长甲长也不知该如何应答乡民们,惶恐中挨过了正月,各自在冻土上烧荒开垦,种田栽菜。
    伤好后侯老七的后背就留下了一块大疤,学校放假了又重新开学,有鬼子在学校做老师,还教的是日语,提起鬼子侯老七就害怕,学是没法上了,只得跟着大人种田。
    挨过了青黄不接的春季,等到了麦收的季节,和平军蒲团长要征兵,征人头税、子弹税,鬼撵庄的这些跑散户实在交不起这税那税,几家商议合伙出个壮丁抵充,庄邻三爷去当和平军了,部队点验时三爷就让侯老七和几个庄邻男人到部队穿上军装冒领军饷,上交军爷大部分,还能混顿饱饭,每次还能拿回一些灯油火耗的小钱。
    麦子终于黄了,三爷请假回家和庄邻合伙收麦子,暗暗地告诉侯老七,他要去抗日当八路,要带他去当红小鬼,侯老七不敢瞒着老娘,快嘴的老娘存不住话当晚消息就走漏,三爷连夜跑了,最终三爷究竟当没当上八路,是死是活,没人知道。
    侯老七老娘老是惦记着交人照管着的盐圩的那两个棺材铺,总希望等局势平稳让他去掌管,侯老七对盐圩没什么印象,只知道上面的一对双胞胎姐姐,成天把玩从海边带回来的一只大海螺壳,不时地放在耳朵上听,从里面听海涛的声音。
    临近七月,频出怪事,好好的豆地一夜之间有的地方拱起来,有的地方洼下去,老鼠到处跑,鸡鸭往树上飞,小土井水或冷或热,不是往翻泡外冒,就是没有水,要不就是浑水,半夜天上也挂着火霞能照见人影,不时地从地底下传来轰隆的打雷般的闷声,早上庄稼叶子上没有露水,叶子发蔫,河里的鱼会莫名地跳到岸上,看门的老狗会在夜里狂叫,猪也不老实呆在圈里,蛇搅成一团不分开,窟子里的螃蟹接二连三爬上岸,互相交缠在一起,吐着成团巨大的的白沫把蟹团包裹起来。地面不是这里就是那里不时出现裂缝,地缝中会飘出来一股淡黄色的雾气,障人眼目,令人迷惑,常有人被那股异味熏糊涂了,视野模糊。
    七月半那天夜晚,异常闷热,让人喘不过气来,多家婴儿莫名烦躁,夜啼不止,奶水不吃,无论怎么哄也不睡觉,天上出现一条绚丽的彩色光带,象一条金色的火龙,转瞬即逝,随即电闪雷鸣狂风暴雨冲天而下,乡民们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灾祸。惶恐中挨到农历七月十六 夜。
    侯老七姐姐的大海螺壳里突然传来巨大的海涛的声响,家里人都能听得到!正疑惑间忽觉大地剧烈晃动起来,锅瓦瓢盆稀里哗啦响成一片,牲畜家禽狂叫不止,惊恐的乡民们纷纷跑出门外雨地里……
    好不容易挨到五更头,传来守更的敲锣报警声:上海啸了,上海啸了!
    上海啸!这是古记中的事情,那是要天地交合,灭人灭物的大灾难啊!只听说过,没见过。
    天还没亮忽然听到村前的大路上人声噪杂,大胆的乡民前去打探,回来说是东边几道沟躲海啸逃过来的跑散人群。
    侯老七老娘赶紧找来一根麻檀绳,把一家人手脚绑在这根绳子上,说要死死一块死,不能失散,即使淹死到阴间也团圆。
    海啸最终只到七道沟就驻潮,三天后才耗去,有人悄悄地和侯老七说,你家盐圩的棺材铺肯定被海啸冲没了,不如去东边扒死人的衣服卖估衣,说不定还能从口袋里翻到值钱的东西……
    鬼撵庄真的有人扛着大包的估衣回来了,但再也不去了,悲惨地谈说着见到的海啸后惨景:
    七月十六夜,黄海海啸,狂风暴雨助推大海潮头,浪涛陡高丈余,泥筑海堤被冲破,潮水如脱缰野马,咆哮着向堤内冲进来,海水泛滥,淹没南北一百多里,东西六十多里的大片地方,潮水三日才退。沿海民众淹死千余,死尸堆叠在一起像芦柴捆,臭气熏天,房屋、牧畜、家具等损失不计其数,七千顷良田耕地海水浸泡成为盐碱荒滩……
    夜里,侯老七齁子老爹托梦给老娘,说照管洋桥棺材铺的掌柜的把一坛子银元埋在柜台下,叫家里人去挖。迷信的老娘确信是真的,过了几天就让侯老七和乡邻大爷去找回来。
    走了一天,到傍晚时爷俩终于到了洋桥,一路没有人烟,到处残垣断壁,不时地看到被海水泡鼓的人畜尸体,散发着扑鼻的臭味,在大概确定是棺材铺的位置,胡乱地挖上一气,没有找到任何东西,夜里害怕极了,躺在芦柴摊上迷迷糊糊睡着了,忽然觉得人声鼎沸,侧耳细听,好似洋桥街上逢集,好不热闹,再爬起来细看,什么也没有……见过世面的大叔说这是阴市集,淹死的冤魂们在阴间赶集。吓得爷俩一夜不敢合眼,好不容易挨到东天发白跑回来,回来后像大魂掉了似的病了七八天……
    后来,侯七爷的胆子就变得分外大,部队打涟水时还报名参加担架队,冒着弹火抬运伤员,还帮部队打扫战场,掩埋敌军尸体……



    老家杨集

    有一首童谣常常把人拉回旧时光:“穿海州、吃板浦、南城依老古,东南河口杨家集,虾皮小蟹蘸盐卤”
    杨集因河而生,因水而发,远古时代的传说一直留在记忆里:古黄河经淮入泗,在东海泛淤成床,岱山之东一片汪洋,东方天门洞开,降下烈火,烧干海水,现出陆地,烧裂海底,喷出烈焰,冒出的成山,裂开了成河,一条九湾十八拐,从开山岛经潮河、长流河到伊芦山马蹄状的天堑沟壑,承载起千百年潮水往复的古潮河长龙般地蜿蜒在黄海之滨。
    大明洪武年间,苏州阊门的陈友谅、张士诚属地先民遭受贬罚劳役,驱赶至苏北蛮荒之地,但天不降罪于黎民,有一支流民千辛万苦到此拓荒,顿觉天地之宽广,河水之浩荡,蒹葭之苍茫,五图河、东门河、长流河、潮河在此交汇,于是在这潮河上口便有了一个河口庄。
    清嘉庆年间漕运兴起,河口街开埠,海属周杨杜三大家族来此跑马圈地,因堂号“福禄寿”故此地便有地名——三星市。
    清末明初的“走千行万,潮河两岸”让三星市家喻户晓,但黎民百姓却未脱苦海,官府设置税警团,强收课税,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受党委派以教师身份作掩护,发动民众暴动,在海灌地区打响武装夺取政权的第一枪,在白色恐怖中建立了中共灌云县特委,至此红色基因在这块土地上就扎下了根……
    左岸产盐,右岸产粮的富庶之地也遭来强盗的觊觎,民国二十八年正月十一,东洋倭寇悍然进犯,三星市沦陷,为保护抗属免遭杀戮,杨氏族长主动站出来,甘当维持会长,三星市改称杨家集。
    有一批文人学者,本该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却在扛枪打仗的官军撤退后,在海啸之后的苦难年头毅然放下笔杆拿起枪杆带领师生走上抗日第一线。
    1945年杨家集解放,地名改称杨集区,中共灌云县民主政府在此诞生,因党、政、军领导机构驻扎在此,带领全县人民收复失地,扩大解放区,故民间又称三星镇,赋予了杨集镇新的含义。
    血与火的鏖战,杨集人民付出巨大的牺牲,1949年迎来了第二次解放,自此杨集人民跟随共产党走上了建设社会主义的康庄大道,从此蓝天不再灰暗,河水更加清荡。
    5 0年代初,为响应疏淮导沂号召,杨集人扛起锹锨,推起小车到截流潮河大堤的战斗中,数次溃坝,又数次围堵,巨龙般奔腾的潮河水被拦腰截断,千顷良田变成河淌,沂河大堤以北的一段故潮河成了一湾静水,当地人称作潮河湾,潮河上口得天独厚、四河交汇的水运码头优势不再,灌云县政府也搬往大伊山。
    为国家水利建设作出巨大牺牲的杨集人面对沉沦毫无怨言,默默地耕耘脚下的土地……
    21世纪的那个春天,几经乡域分划的老杨集人又成一家。镇党委政府的正确引领下让杨集成为灌云东部的一颗耀眼明珠,沈海高速、连盐铁路穿镇而过,卫生文明乡镇创建让镇域环境整洁舒畅,绿色田园特色产业硕果累累,湿地公园潮河湾景赛世外桃源……
    晨曦中校园里朗朗书声,传遍天宇,五湖四海都有杨集人的身影,当春风送来在外杨集人佳讯时,总会让人想起浴血奋斗,勇于牺牲的刘瑞龙,陈东明、何春台、马建中、吴忠强、张秉施、武祥鲸等老一辈。
    夜色里银屏中的条条新闻,传到万家,天南地北皆知杨集人的风采,陪伴丈夫守岛三十多年,接过丈夫重担继续守岛的王仕花,站在世界残疾人运动会领奖台上的轮椅击剑佩剑单项冠军成阳,十几年如一日辛勤抚养残疾弃婴的中国好人陈浩田,身患绝症心系农户深入农田的中国好人蔡学举,为国争光的排球教练邸安和,救死扶伤的全国优秀乡村医生林如海,舍身救人的江苏美德少年杨中学子王祖帅……
    叫我难以忘怀的还有独具地方特色的非物质遗产淮海戏、门槛辞、还有那勾起思乡味蕾的地方传统美食豆丹、狗肉冻、猪蹄爪、小鱼干、朝牌饼、小脆薄……
    杨集的好人很多,杨集的好事不少,杨集正在涅槃,如一位俊俏丰彩的待嫁新娘,每一次转身都叫人魂牵梦萦!
    杨集,我的老家,你是我起航远游的码头,你是我收获后回归的港湾,你的美好永远留存在我的记忆里……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手机版|花果山下论坛 ( 苏ICP备12051824号 )

    GMT+8, 2019-2-23 06:52 , Processed in 0.059912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