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3439|回复: 0

暖心围巾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5-23 09:35
  •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9-1-4 14:07:35 |显示全部楼层

    去年末,有幸参加县作协组织的新春茶话会。徐继东主席的开场白还没停,门外走进一位提着包的女士。徐继东主席热情打招呼后说:“即兴小插曲,这是与会的顾明青校长为各位安排送来的小礼物。”大家不约而同地拍起手来。

    这时,一位身材修长,黑发飘逸,眉清目秀的年轻女士从座位上站起来,谦逊、文静的笑容带着和善的目光,透过明亮的眼镜看向大家:“一点心意,不值一提。”她边说边走向前台,接过送来的包,随手打开,是围巾,清一色的中国红,大方、亮丽。“都戴起来!”主席一声招呼,众人附和着都戴起来,会场一片红,映得大家满面红光。这或许是红围巾产生的“热辐射”缘故吧!

    我想,还是女士的心细腻啊!这辞旧迎新的时候,她的一个美善之举,让与会者人人享受跨年之喜,不但为作协业已取得的斐然成绩打上了厚重的底色,也预示着作协迎来新一年的开门红。

    会议结束后,又拍了一张红红火火、团团圆圆、和和美美的“全家福”。

    我端详着挂在胸前的红围巾,心竟一下子飞到几十里外的家,想到收藏在箱底的一条旧围巾。那条围巾接近四十年了,是我结婚后一两个月,妻用压箱底的钱为我买的。

    那时候,买不起自行车,去学校,四五里路,每天来回四趟全靠步行。尤其是冷天,去,得顶着“呼呼”的东北风;回,要迎着“嗖嗖”的西北风。身上衣服不嘉实,人朝外一走,浑身就被风吹透了,妻看了心疼。

    一天中午放学到家,妻出门迎过来:“冷吧?”

    “冷。”说着,我习惯地拢起两手在嘴上不停哈气。妻伸手把我两只手拢在她手里,我感觉特别暖和。

    “我给你买样东西,你来看看。”她拽着我走进房里,拿过一条宽大的上海红灯牌米色纯羊绒围巾。

    “呀!你哪来钱买的?”

    “这你不要问。”在我再三追问下,她才告诉我是压箱底的钱。

    我把围巾贴在脸上,感觉超柔软的围巾一下子暖遍全身。妻又帮我戴在脖子上,调换不同围法,每围一次,都用手理一理,抹一抹,离开点距离左端详,右端详一番,不住说:“好看!”眼里溢出无声的满足。

    午饭后,我戴着二十五六年平生第一次围的围巾上学,觉得像添了一件衣服似的,脖子里也灌不进冷风了。到学校,同事、学生都惊喜羡慕地围过来看我这件行头,问着,摸着。晚上,我叫妻子到镜子前,比划着照来照去给她看,真好像“呼啦”一下穿越到民国时期,臭美地以为:此时的自己,就是那时的知识分子形象。后来但凡走路上街,外出开会、学习,都有人多看几眼。我在隐隐地自豪中,更感念妻子为我的那份情与爱。

    “六月六,晒龙衣”。每回整理衣柜,翻晒衣物时,我都会拿手里看看,在脸上贴贴,搁鼻下闻闻,默默去回味妻为我的暖心付出。

    十多年前的一个冬天,我又怀旧地围上那条过时的围巾去学校,许多年轻女教师看了眼前一亮。她们的瞬间一瞥,又让我内心深处的暖流泛起。

    戴着红围巾,念着旧围巾,感觉虽然明青校长的围巾暖了众文友,妻的围巾暖了我一人,但都透出了人性的温暖。

    大家也好,小家也好,能享受到这样的温暖,真是一种福分啊!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手机版|花果山下论坛 ( 苏ICP备12051824号 )

    GMT+8, 2019-6-25 20:17 , Processed in 0.05349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