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209|回复: 0

暖暖“牛社房”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5-23 09:35
  •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2-18 14:23:47 |显示全部楼层

    今年寒冬的第二场风性,在风雨飞雪的参合下,来得有些猛,温度一下降到零下7度。猫在空调室内上网,心不在焉的我,信马由缰的思绪竟在不知不觉间被带到了暖暖的牛社房。

    牛社房,是改革开放前的农耕时代,生产队专门为耕牛过冬建造的房子。屋子通梁好几间,装有两道芦席做的门,内外墙壁,屋顶的芦柴巴,都被淤泥抹的光滑细密,连不大的窗户也用塑料布蒙的严严实实,不透一丝风,暖和得很;屋里建有牛槽,里面存有草料,还排有一口大缸,缸里装满清水供牛饮用;为保证室内温度,墙边火塘里的死火昼夜不息,所有耕牛就在这屋子里休闲过冬。

    牛社房,一年到头是生产队的活动中心,特别是冬闲时节,最有烟火气,人气最旺。除生产队开会布置生产任务等,平时老少都爱去牛社房,在一起天南地北、东扯西拉闲聊,既开心又暖和,晚饭后也是热热闹闹满屋人。尽管粉尘、烟雾很重,牛臊味、旱烟味呛人,大家都无所谓。

    坐火塘旁边烤火抽旱烟的,装铜头烟锅的长杆烟袋被吸得“吱吱”响;谈天说地的,打牌下棋(围棋似的六路方)的,给孩子烤尿布的,简直就是没有生意买卖的市井图。

    牛社房里许多有趣的情景,至今还储存在我的记忆里。我们队里有位陈老先生,白白净净的,说话有点斯文,会讲古,说书,据说以前在哪教过书。他晚上常被大伙邀请讲《七侠五义》等大板书,他讲得眉飞色舞,抑扬顿挫,人物刻画栩栩如生。什么黑妖狐智化,锦毛鼠白玉堂,小侠艾虎等。老先生讲故事精彩生动,扣人心弦,且分文不取,深受老少喜爱,连相邻生产队都有不少人来听。

    有一回,我在牛社房碰巧看见一只黄牛产仔。一落地的小牛犊子浑身湿漉漉的,母牛伸舌头不住去舔小牛的口鼻眼和身体。不一会儿,那小牛就试着要站起来,可是腿一支,“咣当”一跌,一次又一次,一跌又一跌,摔得人心疼。不知摔了多少次,它终于站起来了。在母牛肚底下“滋滋咂咂”吃起奶来。这回我算彻底明白“初生之犊十八跌”这句俗话了。从中我也深深地领悟到:每一个生命最初诞生时,都是不易的。

    那小牛长大点的时候,会摇着尾巴在屋里钻着到处耍。和它妈妈一起的,不管黄牛、水牛,也都对这小生命给予呵护包容。对在它们身上蹭,在眼前跳的小牛不但一点不恼,还伸出舌头,疼爱地在它身上舔舔,有的甚至高兴地扬起脖子吼上一嗓子给它听呢!

    牛社房里也有人喜欢拉二胡,虽然爱听的人不多。但若遇到知音对手,也会拉上几曲。记得一次,“牛头”住灌南的小舅来,带他到牛社房,他们一拍即合。拉的是《小寡妇上坟》,一听这名字就悲凉哀怨,曲调更是凄婉低回,如泣如诉。他们沉浸其中,而我们孩子却不感兴趣,都跑到屋外大场“风”去了。“风”够了,又撒秕谷,支筐、扣绳,逮麻雀玩。

    我最后在牛社房的活动,是当老师后,学校指派我利用冬闲,晚上为生产队社员扫盲,教那些不识字的年轻姑娘读写,认字。

    不知不觉游走的思绪,又在不知不觉中回到现实,牛社房早无踪影了。近半个世纪后的今天再来慢慢品味这带给我暖心回忆的牛社房,感觉亲切、温馨中,夹杂着一些淡淡的离愁与失落:我在记忆的旷野,孤寂地遥望、感知缥缈在地平线上的那一缕农村集体主义烟火气,下意识的使劲嗅着鼻孔,似乎还能闻到那熟悉的牛臊味……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手机版|花果山下论坛 ( 苏ICP备12051824号 )

    GMT+8, 2019-6-25 20:00 , Processed in 0.057085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