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423|回复: 1

古镇拾遗;茆船行和水关门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0-12 18:02
  • 签到天数: 557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6-9 17:26:16 |显示全部楼层

    古镇拾遗茆船行和水关门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庚申(1860)年春暖花开,板浦街面上,在徬晚时总会出现一武生,骑马挎弓提刀耀武扬威穿街而过,招来市民议论,这是茆祥兴船行二少东家开忠,刚刚考得清海州知府封庠员武生及武秀才。

               晚上水关门至茆船行一片河道,停靠着近百只大小盐船,船上插着灯,灯笼上标着祥兴字号,和孙家桥连成一片灯火辉煌,伴随着悠悠抚琴管笛之声,胜赛古秦淮,扬州,好一片祥和景象。

               祥兴船行在这七,八年期间,真是风生水起兴旺,近日又开了益兴公粮行,应生意兴隆通四海,财源茂盛达三江。春风得意诸事兴隆,万事致富百业旺盛。

               一日,水关门至船行四周岸边人山人海,水关门被一艘大木船横在门前,有两武生在船上械斗,难分难解,众人议论纷纷,盐船和渔船无法通过,那个手持长柄青龙大刀是祥兴船行二少东家,那一个不知江南何方神圣,一条船竹篙舞的神出鬼没,两人足足一个多时辰近百个回复,不知何时能解或分出胜负。突然,三只小船从孙家桥品型飞驰而来,中间的到械斗大船边,喝道,孽子,还不住手。众人定眼一看,原来老夫人扶着船行老爷,另外分别老大老三,双方听喝,后退一步,但余怒未消,二少东家开忠满头大汗,老大见此情况,顺手拔下旁边船上号旗,朝来者大船桅上一扬,正好落在对方号旗上方繩索中间,惊得所有人鸦雀无声。老三跳上船,口呤;有朋远方来,不亦乐呼,请问壮士何处宋老板,壮士抱拳施礼,在下江南余杭人,这是老爷在老夫人扶着登大船,立喝,还不拜见贵人,三兄弟立即下跪而拜,有请贵人一行寒舍一叙。随即老爷高呼,今天天色已不早,一切损失有老夫船行负责。南方来大小船只停在船行码头,十几人安置在老宅(景阳河盐司衙门对过)最繁华的大兴客栈和通达旅馆上等客房,把宋老板迎进老宅家中寒喧叙旧。                                                                             

               后天,正是板浦庙会三月二十一,也就是第二天,大街小巷张贴海报,有盐司衙门牵头茆祥兴船行主办,正会期间武术表演,龙舟竟赛,晚上花灯,高跷,舞龙,有江南宋家杂技班同场表演。

               正会那天,水关门前上午有四只船搭起台子,自从小浦出了奇侠陆凌霄,尚武精神很浓。先有船行二少东家舞一段青龙大刀,四周八乡会武上台表演,近午时江南宋家班表演沧州刀枪,宋老板舞少林十三棍法神出鬼没,众人喝彩。下午赛龙舟茆船行主持,四乡船帮和盐工,最终有丁船行和宋家班所得冠亚军。徬晚不到戌时天还没有黑定,把南门街道堵水塞不通,拜观音,龙王,出南门,沿船坞,水关门,梅庄,进镇中心河两岸循环,经东西大街后在孙家桥最繁华段,沿途店门鞭炮连天,赛过中秋,春节,元宵。也是有史以来最隆重热闹一次。直至子时人们余情未尽,次日是了会,杳无动静,除了一些商贩和了会拾便宜之人,没有一点活动,群众惊呀,询问江南一行不知去向。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初夏四月,有一天一对中年夫妇询问茆船行,家二祖父问何事,道出缘由,是当年宋家班后代,因新中国成立集体化和多种运动,没有机会。今值至荒年到板浦粮库调拨粮食。家船随行,因时间紧,随我到大河口码头去,拿点粮食给你们,以解思念关心之意。我随二祖父到船上,又招待我们吃了一顿像样晚饭。口口声声要我叫大姨,当时我小,哪来江南大姨有些话都听不懂。天黑二祖父离开时还背了一袋粮食,到家一看是大米,那时大米如金,十分高兴。各房相互拿去几碗米,不敢大声喧哗,众人在一盏小煤油灯下围着二祖父讲述当年的事。

               有一年大荒年,翌年又逢水灾,洪泽湖堤坝溃决,苏北十余县被淹,瘟疫流行,死亡无数,千村霹雳人遗失,万户萧條鬼唱歌,一天晚上,下着倾盆大雨,狂风夹着暴雨。父子俩帮人忙完事回家,在路道上发现一男子晕倒在风雨中,大曾祖父见他衣衫破堪不整,面黄肌瘦,眉中带有英秀之气,但是也病存游丝,若不及时援助难以活命,忙脱下蓑衣披在他身上,父子俩背扶着回家,换洗干净,请医喂藥,吃住医治近一年调养,救他一命。临走时把官府批准在淮北开船行行帖给茆家,说出了原由。余杭姓宋,父子三人带着钱财到海下板浦,在洪泽湖运河上被水盗所害,父子俩人护着他伤了钱财,而自己一人带着行帖逃得性命,逃荒要饭来到板浦地方,行帖现已经行期将近,若过期不开业,将会无效。自身无力,志不在商,决心到南方投军,报效国家,此人一去不回,可能死在太平天国军中。有船行行帖,又有经营头脑,父子几人文武皆可齐上,把船行办井然有序,相继又开起;益公兴粮行。

               宋壮士一听跪倒尘埃,拜见姨父母和众兄弟,小的有罪不该鲁莽,老爷上前扶起,问是何原因。宋壮士道当年救的男子是家兄,到南方投太平天国,又是军中小头领,在混战中负重伤,临危时只说出板浦茆氏老二行武,所以耿耿于怀,今天京被困粮,草,兵短缺。特别是盐,天王命我筹集,想起贵处,到此打听二哥彪悍,有意触犯请谅解。因家兄母亲与伯母同姓,特以姨伯父母称呼,今后若有事只道江南大姨便是。小可困难请姨父母和众兄弟协助,若二哥到军前定可立功受奖,光宗耀祖。老爷怒责二少东家,并训他年为三十多岁,无子为不孝,整日跑马射箭练功。不务正业。今过继長房老三与你为子,要好好培养不得有差错。从今后子孙应穷文富武,不可为富不仁,你武不可再考。请壮士凉解。盐,粮定帮忙解决,所以第二天来个明修栈道,暗度陈仓。连买带送,走通关卡。连夜运走盐粮。天京破围,断断续续时常走动,也给了些补助。船行兴隆直至十九世纪末,又一次海啸,盐运中心北迁业务锐减,船行逐渐凋敝。

               船行当时鼎盛期,前后宅院四十余间,人丁不少于五十人,经百年沧桑变化長房燕字辈相继去世 ,小兄弟都在国家各个岗位,吾本是老三一支,在仕字辈就枝繁叶茂,今小兄弟各行各业都有,而船行,粮行最终落在老二父子之手,过继長房老三也是武秀才,妻妾成行仍晚年得一子后一直为单传,已在它乡落户。今见船行旧址,前宅有我俩叔父盖两宅院居住,粮行宅地几经易主,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我父母就盘下至今我父子还居住。每次经过船行后宅两进大院已经易主面貌全非,可见主大厅西间还有两间堂屋可寻,但长期没人居住,已开天窗屋漏,荒草多深,如此凋零,阵阵心寒。

             千古兴亡多少事,悠悠,不尽长江滚滚流。          社会在发展,祖国腾飞一日千里。传承文化不可失,祖训,家训是文化之根。中国人民是具有伟大的创造,奋斗,团结,梦想精神的人民,为民族复兴中国梦的明天不懈努力奋斗

                                          

                                     20180530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8-10-12 18:02
  • 签到天数: 557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9-11 19:15:10 |显示全部楼层
    民族文化,应多多挖掘。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手机版|花果山下论坛 ( 苏ICP备12051824号 )

    GMT+8, 2018-10-18 14:01 , Processed in 0.055786 second(s), 14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