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92|回复: 0

古镇拾遗;蒋跳回忆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奋斗
    2019-1-22 19:08
  • 签到天数: 571 天

    [LV.9]以坛为家II

    发表于 2018-5-5 10:38:59 |显示全部楼层

                                  古镇拾遗;蒋跳回忆

          “星依云渚溅溅,露零玉液涓涓,宝砌衰兰剪剪。碧天如练,光摇北斗阑干”。

    坐市内22路公交,出板浦向北约八里地,有一站点---- 蒋跳,站点路西有一条依稀可见不足两米宽小河沟向西去。路两旁已是小企业和个别农户楼房门面,路北不远处是刚刚新铺绕开板浦城区的204国道,横穿东西为红绿灯十字岔路口和农业生态园。

         在我少年时,上世纪六十年代初此地是小小一条河道,从中正后西山由此经过向西盐河。有一座摇摇欲坠的小黑木桥在眼前。据说唐朝罗成兵发北蒲,薛仁贵征东,此地仍是水陆交通要塞,特派三国时蒋干后裔因通水战而守之,东西水路可行船,南北行人可摆渡。过兵用两船三块跳板连搭,可行车马,一直沿用历经唐、宋、元、明、清。康乾盛世时期,并且是板浦北面三道护城河第一屏障。盛过北面,贾圩、宋跳、太平堰。清朝光绪之前就形成重要水寨,清200年发生海啸,使海州地区良田受水淹,盐坨损失后海岸线向东倒退几十里,河道淤塞。上世纪初龙海铁路建成,大浦、新浦逐渐形成,盐运北移,南北交通形成陆路便捷,小蛮军过境。蒋跳就搭成木桥,自然灾害时尾随大人拾庄稼和到新浦,桥面依稀可见弹孔和烧焦桥板。小平车和独轮车经过都感到害怕,那时交通不便。西南高土磴,唯一一家叫蒋憨老人带着家小住在三间堂屋和一间小锅屋,都是土坯草屋,一片荒野看似凄凉。母亲每次经过都要在桥头跺上两脚,像似仇恨的样子。时间长了,我好奇的追问母亲,她讲了一段民族国恨家仇。

        你外祖父青年时原在中正街开杂百货店,生意做得很红火,经过土匪抢窃和三八年农历四月二十一日机轰炸,倒闭。在板浦西大街落户,做小生意,南闯扬州、淮阴,北奔临沂、徐州。跑洋货,赶小集认识曾祖父和祖父。特记1945年农历六月初,日本鬼子夏季扫荡后,认为安静一段时间,又到中伏大署,南边涟水一带经常打仗。约曾祖父、祖父、三人到新浦坐小火车,跑徐州购点日用杂货。计划农历六月十六出去、十八就能回来。

         当时徐州是交通要塞。经济繁华,中洋货齐全。特别是小百货比起国内土产品要精美。深受百姓喜爱。曾祖父、祖父,外祖父一行晚上在新浦火车站下车。因战争紧张,连夜往家赶,走小海,闯太平堰。到蒋跳已深夜丑时初,蒋跳木桥两头已被日本鬼子和伪军封锁。就躲在土沟中,正是中伏大署,经不住蚊虫叮咬,被巡逻发现,抓住很遭毒打,外祖父长得消瘦十分精灵,更遭鬼子毒打,说是毛猴子八路探子干活。三人被打遍体鳞伤,天亮要把他们枪毙。曾祖父年岁大识字智慧多,和翻译套近呼,许下重愿,若能活命定当厚报重谢。才免去一死,被拉到新浦修小铁路后又拖到板桥修工事。一次外祖父想借机偷跑回家,被鬼子毒打,祖父上前护住,被枪托打成内伤,还要在大伏天穿著破衬衣做苦劳工。(留下病根52年去世)日本投降,侥辛逃得性命,成了生死之交,订下婚姻,成了儿女亲家。因后来曾祖父也就年高体衰,祖父病魔缠身,母亲早早过门帮助父亲做点小百货生意,亏母亲能吃苦耐劳,勤俭持家,才简单的维持一家生活。

         蒋跳今虽荡然无存,沧桑变革却能留下点滴回忆,牢记民族恨。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不懈奋斗。


               茆春成        

         2018,04,18

        艺术简介;茆春成1953年出生,高中毕业 海州区板铺镇人,业余地方历史文化收集,兼爱好书法,诗词,曲,散文创作。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手机版|花果山下论坛 ( 苏ICP备12051824号 )

    GMT+8, 2019-1-24 04:11 , Processed in 0.056340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