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23212|回复: 2

亚丁卓玛 [复制链接]

卫东 实名认证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2-3-8 07:53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4-24 14:33:17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亚丁卓玛

    西藏路上,每每到了一个地方歇脚,却也忍不住想起先前在这里发生过的事情。

    某一年,带着客人来到亚丁。
    次日,他们去了香格里拉景区。我呢,百般无聊的坐在青旅大厅。硕大的房间,昨天晚上还是人声吵杂热闹非常。可到了白天,由于住宿的人都是去了景区,于是剩我一个人在这空旷的房间里,无聊的玩玩手机,以及翻翻杂志。

    大厅里除了我,又来一位收拾房间的姑娘。看到那健康肤色,那辫子,以及和我打招呼的那双大大的眼睛,分明是位卓玛。

    我也对她笑着招呼:你好,卓玛。

    她却低下头去,好一会才稍微抬起一些,用有点生硬的汉化说:我,不是卓玛,我,不漂亮。

    不,我看你真的漂亮的。我这样回答。

    我们就这样聊了起来。她也很快打扫完了大厅。
    桌上的碟中剩下几个桃子,皱巴巴的表皮显示放了些时间了。她拿起一个桃子塞到我手里:你吃果子,你吃嘛。

    我接过桃子,咬着吃了起来。她也拿起一个咬了一口,抬头却看到我狼吞虎咽的吃的只剩桃核了。
    她问我:好吃吗?
    我用力点点头,好吃!

    她问我是哪里的,我说我的家离这里好远好远,要坐两天汽车到成都,成都再坐一天火车,一直向太阳升起的方向到大海边。

    她问我那你的家乡好吗?
    我说好。
    问我那你为什么要出来。
    我说我要出来挣钱。
    她说她也想出来挣钱,但是在这里只能拿两千工资。问在江苏一个月能挣多少?
    我和她说:外面的世界好,但也不一定能习惯。我喝甜茶习惯,吃糌粑就不习惯。如果在外边打工,假如一个月挣四千,还要用一千去租房子,用一千买吃的……

    就这样说着说着,她或许是累了,头向着我,躺在沙发上眯了起来。一会后,向上挪了挪,将我一条腿作为枕头枕在头下,换了个姿势继续睡着。新换的姿势,挽着我一侧的胳膊。

    大厅内光线虽足,坐的这里却照射不到阳光。秋意渐凉,我有心想为她披上毯子,却又怕无意中吵醒了她。我甚至丝毫没有挪动,就怕哪个轻微的动作惊动了她。

    看她呼吸却不是那么均匀,眼皮遮盖下的那眼珠仿佛也在动着。
    不想那么多了,哪有汉人那么多的复杂思想呀。人家姑娘或许只是单纯想稍微休息一下而已。

    不知过了多久,她起身离去。
    我在次日,也离开了亚丁。

    又过了一年,我再次来到亚丁这家青旅入住。没见到收拾卫生的她。
    我问客栈前台,去年在这忙的姑娘呢?
    前台答复说,去年就不干了,不知道是出去打工了,还是嫁人了。

    今年,再到亚丁。今日,再看着这桃花,忍不住想起了这亚丁,有位卓玛。

    使用道具 举报

    卫东 实名认证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2-3-8 07:53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8-4-24 14:33:46 来自手机 |显示全部楼层
    川藏线之甲居藏寨

    前往色达,或可走马尔康北线经川藏317抵达,或可走南边小金县再到317。走南线的话,途经熊猫基地,以及甲居藏寨。

    甲居藏寨,我来过几次。有一次意外的见到过一个身穿民族服饰的漂亮姑娘。当然,我也用我的摄像机予以记录保存了下来。

    此次前来,却又是故地重游一番。一车四位女子,想必玩的也很是开心。
    沿途风景美丽,几次停车欣赏,车行寨子,已经天黑。我们住到了一家藏胞民居。

    一顿颇为丰盛的晚餐后,我与四女,分别住到了三楼的两间房内。房东为我准备的床上,夺目的是那床绣着大红双喜的被子。好在头天我也清洗过,否则一身的味道,却是对不起这床崭新的婚被的说。

    晚安前,我与对面房间的四位美女照例叮咛:山上夜凉,注意防寒。
    当然最后我还是继续跟上一句:倘若夜里有其他事情,或者冷,可来找我,我暖和……

    本地青稞酒虽然度数不高,却也能够很好的促进睡眠。却不知夜里几时,虚掩的门被轻轻的推开。睁开朦胧睡眼,无光的环境下却看不到人影。向我过来的那种非常轻微的呼吸声和脚步声不注意根本感觉不到,我也压根区分不出来的是其中哪个女子。

    床铺轻微震动一下,来着是碰到了我的床,还是轻轻坐到了床边呢?我在铺边轻轻拍了两下,掀起了被子一角。感觉脸颊边扫过了对方呼吸的微微热气,于是我盖下被子,又轻轻的拍了拍。不一会,就传来了轻微的呼噜声。

    就这样,在一个床上,两具不同的生命,共同取暖,同被而眠。

    不知又过了多久,对方动了动,好像离开了被子。我还是努力睁大眼睛,想看看同榻何人。可是,天还是那么的黑。

    我又感觉她似在悄悄离去。在房门再响之后,听到一声猫叫。却不知是美女的离去惊醒了门外的猫咪,还是说这夜与我悄然同眠的,就是这只猫哟。

    使用道具 举报

    秀蓓 实名认证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4-28 22:54:49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手机版|花果山下论坛 ( 苏ICP备12051824号 )

    GMT+8, 2018-7-21 20:01 , Processed in 0.059834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