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537|回复: 0

满怀深情话茅草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5-23 09:35
  •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8-1-13 09:06:37 |显示全部楼层

    人若有意,草木生情。在那些悲天悯人的文人笔下,小草都是人格化的正能量形象,它让低层人从卑微中看见崇高与美,有时也让傲慢者低下那高贵的头颅。

    “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白居易)。多有生命力的草!“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孟郊)。多有情义的草!“从不寂寞,从不烦恼,你看我的伙伴遍布天涯海角”(歌曲:《小草》)。多么乐观豁达的草!“我敢说:如果正义得不到伸张,红日,就不会再升起在东方!我敢说,如果罪行得不到清算,地球,也会失去分量!”(雷抒雁:《小草在歌唱》)。这是天际间的滚滚惊雷!是呼唤正义的奋力呐喊!

    我本草根一枚,当然爱草。早上沿公路遛狗,总看见路旁河边有一种茅草,与我在南京女儿家所住小区公园里的黄茅草差不多。春夏时节,手指宽的青叶像一柄柄长剑。纵贯叶片中间的一道白杠,把“青剑”点缀的寒光闪烁。到了深秋时,它泛出银杏叶一样的黄色。抽出的白色花穗像鸟儿柔软飘逸的羽毛,也像齐崭崭的刷子。见此我常萌生一种臆想:若善书者用它制成毛笔,泼墨挥毫写丹青,笔走龙蛇抒胸臆,那将平添多少生趣啊!

    秋茅高一米上下,那一羽一羽的白色花穗,无风时,像沉思,又像静观;有风时,似战旗列列,如驰骋疆场的战马。这终于让我明白了成语“如火如荼”中“荼”的真面目,打消了头脑里久存的疑惑:春天的茅草尽管也开花,但那夹杂着红点且低矮的花穗怎么也渲染不出“荼”的气势。

    当然,我并不因秋茅的气场强势而低看春茅。其实春茅在我心中占据的时间最长,感情最深。

    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因沂河改道,家乡被辟为泄洪区。祖父、父母和大姐硬是在现在的住宅地——当年漫无边际的茅草地上拓荒盖房,种地生活。那房子全是茅草和泥打的墙,茅草苫的顶,我是在妈妈腹中参与重建家园的。我出生就在那房住了二十多年,直到旧屋重建时,老父还心有念念地提起。那是刻骨铭心的乡愁啊!

    我小时候,春天会与小伙伴们在沟边的茅草丛中拔又嫩又甜的茅草芯(茅安)吃,也会带到学校给街上的同学吃,会用茅草花穗编帽子戴;秋天会挖茅草根放嘴里嚼那甜汁。我想这都是二姐教我的。因为她大我五岁,她带我玩,我跟着她割草挑菜,她教我认这认那,也教会了我生活……哎!二姐一转眼逝去近五年了,但我心中依然牢记这份姐弟情!

    让我常念常新的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土地承包时,我把最肥的河堆地调换成家门口长满芦柴、茅草,近乎撂荒的薄地。这苦了新婚的妻子。一冬一春,就她一人抱铁叉挖茅草地,差不多卖给学校的我很少能帮她。等孩子出世会走了,她也带他们到地里去,因为老爹老奶卧病在床不能带孩子。寒风中俩孩子冻得直哭,她就拿茅草根嚼甜汁哄他们。孩子把茅草根装进铁皮罐里当点心……

    一番又一番,茅草总算挖清了,地种上了妻拿手的棉花,年底,我们家有了前所未有的现金收入……

    直至今天,我只要一看见茅草,心中就会生出别样的感情,仍时常感念有茅草参与维系的那段酸里带甜的生活。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手机版|花果山下论坛 ( 苏ICP备12051824号 )

    GMT+8, 2018-10-16 05:24 , Processed in 0.137956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