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山下论坛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415|回复: 0

冬日恋松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5-23 09:35
  • 签到天数: 192 天

    [LV.7]常住居民III

    发表于 2017-12-30 08:38:06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东海啸夫 于 2017-12-31 08:40 编辑

    早晨,踏着寒冬的霜花去遛狗,在路旁邂逅了一株让我心颤的卧松,我视如初恋。

    也许是长居野旷吧,我似乎生来就喜欢与各种草啊树的亲近。枝繁叶茂时,在它们身边能吮吸到清新、自由的空气,能充分领略到生命旺盛期的朝气与张力;枝枯叶落时,在它们身边能感悟出生命衰败时那份成熟与坦然、从容与安详。

    植根在我内心深处的树有:南方的榕树,西北大漠的胡杨,还有遍布崇山峻岭的松树。因为它们从形体到精神,都有令人肃然起敬的特质与骨感。榕树、胡杨我未曾亲眼见过,只在相关图片上留有印象。而情有独钟的松树,因其美化环境所需,她的身姿几乎遍及城乡各地。既美化了家园,也普及了高洁的特质,这或许是时代赋予她的使命。

    我对松树的好感始于少年时。所读书报中,松树是品德高尚,感天动地的英雄化身。读陶铸《理想.情操.精神生活》,其中《松树的风格》固化了松树在我心目中的地位。

    我把偶然所见的卧松比作初恋,说不定有人说我是滥情、作秀。其实,你若是见她一面,瞅上一眼,她那清奇俊秀的容颜,凛然不可侵犯的气质,就会让你惊为天人而目瞪口呆地不忍挪开半步!

    卧松掩映在浓密的平翘柳丛和大的黄杨球背后,边上有近抱粗的穿天杨直指穹苍。她六七米长、通体呈墨绿色的躯干,如横空出世,斜跨在河面上。由于生命惯性的作用,原本众多的小枝都转而成了挺拔向上的一株株松树。看那梢头翘向天空形成的斜弧,如同一艘乘风破浪的航船。那“船上”装载的分明是诸葛军师草船借箭的草人;“横看成岭侧成峰”的庐山真实写照也在这里得到了验证;"独木不成林“的俗语在这里被颠覆。横亘在你眼前的,恍如是“云深不知处”的青松岭,耳畔仿佛传来阵阵松涛。

    远看去,灰白细长,结着一个个黑乎乎小果实的牵牛花枯藤,从上到下俯卧着,犹如云端直挂下来的天梯;那黑乎乎的小果实,像是那些不畏艰难,誓要追寻“无限风光在险峰”那份刺激的攀缘者。

    在这肃杀的寒冬,唯独这卧松守着那份执着与安详,她不因周遭万物凋零而癫狂自恋;在那万物生长的春夏,她不因遍野的百花齐放而自惭形秽;在那稻熟果香的金秋,她不因高挂枝头的累累硕果而空虚落寞。因为她灵魂深处固有的秉性,让她坦坦荡荡、处变不惊。

    你看,她不知何故轰然倒在路旁,在这临渊近水、聒噪不绝于耳、粉尘扑面、无人问津的逆境中,即便是遭致外力改变命运走向,也不怨天尤人、不向厄运低头,仍然一如既往、目标专注地往上生长。

    我在由衷敬佩她的同时,或又超然祈盼着往后的日子里:能在雪花满天、银装素裹的大地上,与她逍遥漫步;在春和景明、莺歌燕舞的草地上,与她一叙衷情;在蛙鸣蝉唱、星月流萤的夏夜,与她携手徜徉,接受她的精神熏陶,仰望她的伟岸身躯…..

    怎么样,对我这草根能遇上这样的初恋,你虽心有酸酸,该不会轻言我滥情了吧?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互联网报警求助举报服务平台|手机版|花果山下论坛 ( 苏ICP备12051824号 )

    GMT+8, 2018-5-23 07:26 , Processed in 0.049747 second(s), 13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